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父女情深
父女情深

第一节 家务事

王芳一下课就匆匆忙忙的往家赶。同学们对此也不再感到奇怪了﹕她总是这样的,周末从不在学校里多待一分钟。他们见怪不怪了,也就自以为是地以为王芳的家里有许多家务事等她回去干。王芳家并不富裕。其实,王芳家里确实有一件家务事等了她一个礼拜,她也等了一个礼拜急着要去做了。

近家情怯,她还没掏出钥匙,心里已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了。门后等待着她的会是什幺,她早已经知道有将近六年了,可是每次面临这件事她还是激动不已。

一打开门,就看见那双饥渴的要喷火的却又充满温情脉脉的眼,盯着她大概已有十七年了吧。她觉得自己的眼睛再也离不开那双眼,那怕自己似乎已被那双眼神剥得精光。

她定了定神,回手关上了门。一转身,人已被拥入那个宽阔的胸怀之中。深吻时,她感觉得到对方的期盼如他的嘌吸一般地急促。两人一言不发的进了她的房间。

窗帘已被拉好,床也铺好了新的床单。

她回眸一笑,放下书包就开始解开第一粒钮扣。他默契地蹲下身子为她解开裤带,慢慢地往下脱掉她的长裤。

她停止了动作,闭上眼享受着那双手从她的腰到屁股,到大腿,到脚踝,一次又一次地慢慢的移动下来的感觉。早春,她的裤子有好几条。她也就一遍遍地感觉那双手逐步由外到里接触到她肉体带给她的刺激。

最后一条内裤到脚踝,她就立刻脱自己的上衣。刚扔掉胸衣,人已被赤裸的他给扔到床上。两条肉体刚一接触,他就又开始温存地把她的舌关打开,舌尖柔柔地在她口内伸缩转动。他的手也轻轻地爱抚着她的双颊。

随着嘴向下移动吮吸,她开始发出『嘤嘤』的呻吟。她小巧圆润的乳房在他的轻噬与慢捻下开始坚挺,她的脸颊变得通红。

当小腹上变得温暖时,她的爱处开始湿润起来。他的舌尖在那浅浅的肚脐中反覆舔噬,她的呻吟声也大了起来。她雪白娇嫩的身子也随着轻轻地扭动,双腿不安地在他的两腿间蠕动,似在渴求那逐渐涨大的东西。

终于,她的那双玉腿被分了开来,少女清香的气息喷薄而出。随着那舌尖灵巧的翻动,她的隐处也涌出清的蜜液。她抬头看着他扶起她的双腿并直起身子,不禁有点晕旋。啊!那雄伟的东西正向她逼来。她看着感觉着,一分一寸地她的身体被充满,身心被快乐佔领。

待到全部被充实,他又恢复了野性,狂暴地撞击着她的身体,不停地抽插。她的乳房在他的大手的揉搓下变形。她祇觉得像海岸的礁石被快感的大浪一波高似一波地沖击着。她的呻吟和着他的喘息也越来越大....

终于,浪潮慢了下来。她刚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他就又恢复了温柔,伸展身子伏了上来,衔住她的右乳,轻轻地吮吸。她享受着这『饭后甜点』,分外感到他的温情与对她的爱惜,心中不由充满了对这男人的爱意。

想着想着,忽然她想到一个怪想法,不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从进门直到结束,他两都未出一声,祇是在尽情地享受着对方。

这次他打破了沉默﹕

「想到什幺开心的事了﹖快讲出来也让爸爸高兴一下。」

王芳斜眼看了伏在她乳房上的父亲,笑着说﹕「从来我们女人都是喂我们的儿子吃奶。现在吃我奶的人是不是也是我的儿子呢﹖」

「好啊﹗我吃你奶你就笑我是你儿子。好爸爸也喂你吃吃爸爸的奶,恢复我们俩父女的名分。」说完,他就把自己的乳头送到女儿的嘴边。

她躲闪着笑道﹕

「您的奶子太小了,我不吸。」

「好﹗给你一个大的。」立刻那根让她癫狂的玉柱送到了她的嘴里。俩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一祇手扶着肉棒吮吸着几乎塞满她小嘴的龟头,另一祇手捧着肉囊,食指还在他的肛门附近轻轻拂动。这次他发出了阵阵的呻吟。

「来,乖女,把屁股撅起来。」他抽回重振雄风的玉茎,翻过女儿轻盈的身子,抚摩着女儿的宛宛香臀,然后分开细嫩的两股,重又佔领了女儿的身心......

穿回衣服,他轻拂女儿的面颊﹕「开心吗﹖」

「真希望天天这样快乐。」王芳的眼里闪过一道幽怨。王浩也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们不是爸爸跟女儿多好﹗」





巨奶摇呀摇


「傻女儿,如果我们不是父女,还会有今天的快乐吗﹖」

「现在,祇有每个礼拜这一次了。我要是不上大学就好了。」

「我觉得一个礼拜一次倒还不错。」

「啊,爸爸你不爱我了,还把妹妹们搞上手了﹖」王芳有点着急。

「傻女儿,爸爸怎幺会不爱你呢﹖﹗爸爸是说一星期一次是小别胜新婚吗。何况,想你到得到你的过程是最美妙的不是吗﹖」

她这才回嗔转喜,吻了爸爸一下。

「爸爸,你知道我的同学对我周末这幺急回家是怎幺说的﹖」

「他们都以为我像个童养媳,家里有许多家务事要干。」

爸爸哈哈大笑﹕「好女儿,跟爸爸上床,这也是家务事啊﹗﹗」




--------------------------------------------------------------------------------

第二节 此时无声胜有声

穿好衣服,两人真的开始做起家务。晚饭前两个妹妹和母亲分别回到家中。母亲仍是老样子,郁郁寡欢,除了对她们姐妹还有点话外,与父亲除了十分必要话外几乎无话。从小父母间就是这样的。她暗暗地思忖﹕

「这也许就是爸爸跟我乱伦的原因吧。爸爸想要真正的女性的关怀。」

虽说她刚上大学时得知她从小与爸爸就有的关系是乱伦,心里确实有点不好受。那天她故意很晚才回家。到家时妹妹们已回来了。

爸爸没有责备她。他已看出她心里有事。趁两人单独在厨房里的时候,爸爸轻轻的问﹕

「有男孩子追你了吗﹖」

她没有回答。

「如果有好的男孩子,别错过了。别顾忌爸爸。爸爸会为你高兴的。」

她含着泪道﹕

「我们俩到底算什幺关系﹖」

「别多想﹗祇要你知道爸爸是最爱你的,就可以了。今晚12点我在浴室里等你。」

晚上,她呆在床上辗转不能入睡。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12点,她一次一次的告戒自己﹕

「不能去浴室。再干一次,我就万劫不复了。」

两腿间的骚痒确越来越重。心里两个声音反覆的较量着。

一个说﹕「千万别去,这是乱伦,是会被人唾骂的﹗」

另一个说﹕「祇要不被人知道,怕什幺呢﹗跟爸爸抱在一起的感觉多棒,爸爸的鸡鸡插到穴里的滋味真舒服。」

不知不觉,她把手指插到自己的穴里轻轻的揉动嘴里也发出轻微的哼哼。

12点快到了,她终于忍不住穴里的骚动,穿着最少的内衣来到了浴室。

她坐在马桶上楞楞地发呆,这时浴室的门一动,一个健壮的身影闪了进来。看见她坐在里面,爸爸没有做声,祇是张开两手等着她。她祇觉的血一下子涌到头上,涌到全身。她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爸爸的身体,

嘴唇紧贴住嘴唇。爸爸一边吻着她,一边用两祇手在她背部抚摩她娇嫩的身躯。她松开嘴唇,把脸贴在爸爸的脸上,身子紧紧地铁着,她清楚的感到就在她的小腹的地方有一根火热的肉棒紧夹在她与爸爸身体的中间。她把身躯轻轻地来回移动,就可以感到爸爸的肉棒被她搓得越来越大了。她的穴里这时已湿得要滴出水来了。

爸爸的一祇手从她的薄薄的T恤里伸了进去,往上在她的光滑的背部移动。在通常她系胸罩的地方,爸爸的手扑了一个空。她可以感觉得到爸爸楞了一下,接着爸爸咬了一下她的耳垂,下面的手在她的内裤中用力地捏了一下她的屁股。

她又扭动了一下身子把爸爸的肉棒逗的更粗大,然后再享受爸爸对她屁股的侵袭。她的股肉被分开。无论爸爸揉那边的屁股,都有一根手指在她的屁眼上媾动。一会儿,爸爸的手从股缝里往更深的地方移动。爸爸的手进入了一个水乡泽国,茂密的丛林里一个温柔的陷阱吞噬了他的三根手指。腔道里似乎有一股吸力在渴望更深更有力的进入。手指每转动一下,她就发出一声娇吟。渐渐的,两人都开始抵受不住了。

父亲抽出插在女儿穴内的手指,翻过女儿的身体。女儿立刻知趣地弯下腰,趴在浴缸的边上,高高地崛起屁股并拉下内裤把在黑暗中仍显得白晃晃的少女的臀部贡献给自己的父亲。

父亲俯下身,先把女儿的T恤拉到肩部,露出两个元元的乳房,然后屁股一动熟练地把早已硬得有20公分长的玉茎插进女儿期待已久的花房。硬硬的肉棒在少女紧紧的腔道内快速地抽插,一阵紧似一阵地沖击着子宫。她强忍着不要叫出声来,而穴里与乳房上的揉搓带来的快感激动着她,让她全身不住地颤抖。

这颤抖给双手紧握着女儿的乳房,玉茎紧插着女儿的生殖器的父亲又带来更大的刺激。他松开握着乳房的手,直起身环抱着女儿纤细的腰身让肉棒与小穴做更深的接触。

一会,他抽出玉茎,坐到马桶上。女儿乖巧地分开腿把爸爸的肉棒再一次地坐进自己的穴内。爸爸抱住女儿的小腰,用口噙住高耸的乳头,用另一祇手玩弄女儿的屁股。女儿开始上下耸动屁股了。他的身子开始僵硬,屁股向上挺起,应着女儿的动作。摸屁股的手也有一祇手指插进那小小的屁眼内抽动。

当他觉得快要射出时,他抬起女儿的屁股,让肉棒抽离小穴,在女儿的小腹上留下一股浓浓的白浆。

待到擦干秽迹,各回房间,两人都没有说一个字。

但自从这次无声的交欢后,王芳定下了决心要跟父亲乱伦下去。那滋味太美妙了。她对自己说﹕

「我大概是个淫荡的女子。但我爱性交,我更爱乱伦。不仅是爸爸,如果我有其他的男性亲戚,我也会跟他们上床的。可惜没有。」




--------------------------------------------------------------------------------

第三节 竹马绕青梅

其实真正与父亲有乱伦的事在王芳8岁那年就有了。爸爸王浩是学校的教员,妈妈是医院的护士。爸爸很懒,除了有课,天天在家看书,做家务,莳花弄草。王芳姐妹很喜欢跟爸爸一起玩,而很怕天天板着脸的妈妈。不过妈妈不是上班,就是因为夜班而在家睡觉,很少有空与女儿们交流感情。

王芳那时上小学,两个妹妹还在幼稚园。王芳经常缠着爸爸教她功课。爸爸也就会把她抱在怀里教她。她祇知道爸爸对她很爱护,总是会亲亲她的小脸颊,搂搂她的小身体。有时她犯了错,爸爸会开玩笑地剥下她的裤子在她圆圆的小屁股蛋上打两下。不过她是不怕的。因为爸爸打得一点也没有妈妈重,简直就像是在拍拍她的小屁股。

爸爸拍过屁股后还会边抚摸她的屁股边问她﹕『疼不疼﹖』





看看姊妹们在自己寻找快乐泉源


她总是撒娇地说﹕

「爸爸摸摸我吗,人家屁股好疼。」要爸爸好好地继续按摩她的小屁股。

这时爸爸就会让她把小屁股撅起来,把裤子拉到膝盖下面。她总是兴奋地把裤子拉到脚踝,然后把屁股翘的高高的来接受爸爸的爱抚。爸爸的手在小王芳的眼里就是一双魔手﹕它会一会轻一会重地在小王芳的屁股上游动,总是让她感到非常舒服。

爸爸有时会把两个屁股蛋用力的扒开,用舌头舔里面的小屁眼。这时小王芳屁股又疼,屁眼又痒。她便嘻嘻笑着躲避爸爸的魔手与怪舌。

而爸爸就会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把脸上的鬍子钗蹭在她嫩嫩的小屁股上,并开心地笑着。然后再把她抱在怀里边亲她的脸边揉她的身子。

祇要家里祇有他们两个人,爸爸就会跟她玩这个『打屁股』的游戏。

爸爸虽然没有让她不要跟别人说。但她因为从未看到爸爸跟妹妹们玩过这游戏,在她小小的心眼里也就把它当作爸爸与自己的小秘密。

隔三差五就会与爸爸搅合在一起让爸爸摸摸她的小屁股,再摸摸她的胸和背,因为那里痒吗﹗有时爸爸还会摸摸她尿尿的地方。不过那时她祇觉得爸爸弄那里会弄疼。不过,后来她也会让爸爸摸摸那儿。

而第一次是在她刚上初中一年级的时候。

记得那天是5月的一个星期三,学校停电,祇好放学生大假。王芳很高兴。因为今天妈妈上班,妹妹要在下午5点才回家。难得又有一个可以跟爸爸独处的机会了。随着年龄的增大,王芳非但没有厌倦跟爸爸的小游戏,反而越来越喜欢它了。回到家时还没到午饭时间,爸爸则如愿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爸爸,我回来了。」

父亲一脸的惊异﹕「你怎幺现在就回家了﹖不是逃学吧﹖」

王芳撅起嘴﹕「人家才不会逃学呢﹗学校停电。别的同学都结伴出去玩了。我好心回家陪你,想给你一个惊喜。你不但不高兴,还冤枉人家。」说着眼泪都快下来了。

父亲连忙一把把她抱在怀里﹕「我的宝贝女儿,爸爸也是关心你啊。爸爸看到你回来不知有多高兴呢﹗」

顿时,王芳破涕为笑﹕「爸爸,今天你冤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