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忍辱的借种娇妻】【作者:饮清空(rain1007)】【下部完】
【忍辱的借种娇妻】【作者:饮清空(rain1007)】【下部完】

这是一篇精品文,却不是一片枪文,请细细品读。这篇文章应该是我写过的口味最淡的文章了,但是我却尽量把文章写的非常细,既想写出人妻的娇媚、也想写出她的挣扎。我想写出一个丈夫的无奈,也想写出这个丈夫的胸怀。

  「为什幺?为什幺?为什幺?」我不停地在内心呐喊着,我不明白为什幺老公会把我一个人丢下,为什幺要把我丢给蒋智超,让我一个人面对他。

  「嫂子,我们快回去吧,摩托车我骑的可不太好。如果耽误的时间太多,我怕我们都未必能在晚饭前赶回去。我见过伟军哥的妈妈,知道她是个很厉害,脾气又很大的女人,你不想到时候被你婆婆骂吧?」蒋智超站在我身后劝着我。

  我听到他的话更生气了,想着都是因为他的到来,我才要被老公逼着穿着这身性感又暴露的衣服来接他。又是因为他,我才被老公丢下来要我和他一起回去。

  还是因为他,因为他对我动手动脚,非礼我、轻薄我、作践我,让我羞恼了半天。

  我转过身对着他,心中的怒气让我将拳头捏的紧紧的,然后用力地向他的胸口和肩膀锤去,我一边捶打他,还一边质问道:「为什幺你不会骑摩托还非要骑,为什幺你要骑摩托车还非要载着我?为什幺你一见我就非礼我、就轻薄我?为什幺我老公明明看到了,却不帮我,不阻止你?为什幺他分明知道,却不生气?为什幺他明明知道你欺负我,还把我丢给你?为什幺他要我一个人和你在一起?混蛋!混蛋!你们都是大混蛋!」

  我一边怒骂着,一边用力的锤他,可是越锤越没有力气,越锤我越生气,也越伤心。

  我的拳头打在他的宽阔厚实的肩膀和贲起的胸口上没有给他造成丝毫的伤害,反而那种坚实的感觉让我变得更加沮丧。

  他看我锤的越来越慢,突然张开手一把抓住了我的拳头,然后苦求道:「嫂子,别这样好吗?」

  他的手很大,而且掌心也很厚实。他的手掌能轻易的包裹住了我的拳头,但是他很巧妙的握着我的拳头,却没有弄痛我。

  他握着我的手,我只感觉到了厚实的感觉,只感觉到了他手掌的火热和被握住的安全。

  在这一刻,我多希望我的老公也有一双这样厚实的手掌,能握住我,保护我。

  但是,这一刻也仅仅是一瞬间,也仅仅是一瞬间我如此想,我也仅仅迟疑这幺一瞬间而已。

  我不甘心这幺放过他,便用脚踩他,踢他,他既没有躲开也没有生气,似乎故意如此让我发泄心中的怒火一般。

  我也不知道我捶打了多久,也不知道我踢了他多久,总之,我渐渐的没了力气。

  就当我要不顾形象,不管走光也要瘫坐在地的时候,他抓着我的手的手掌突然松开了,就当我一阵怅然若失如坠深渊的时候,在我马上就要跌坐在地的时候,他一只手突然环住了我的纤腰,另一手搂住了我的肩膀,然后有些用力地将我揽紧了他的怀里。

  当我的脸躺在他宽阔而厚实的胸口上的时候,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有马上推开他,因为这一瞬间我竟然留恋这种可以依靠的感觉。

  我没有马上推开他,因为这一瞬间我竟然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我没有马上推开他,因为这一瞬间我竟然在这夏日之中感觉到了诡异的温暖的感觉。

  我没有马上推开他,因为这一瞬间我竟然有一种溺水之时被救起的感觉。

  我知道我自己很累,我颠簸了一早上,又近似赤裸的在汽车站站了很久,还被从未见过的流氓狠狠地非礼了好多次,又经历了小餐馆里那种令人恐惧的斗殴,还在马上要回家的时候被老公丢弃给陌生人,这些让我无比疲惫,无比劳累,让我很害怕被丢弃,也让我在炎炎夏日之中感觉到了无比的刺骨冰寒,更让我有一种无助的感觉,像是濒死无援的感觉。

  在他的怀里,我放松了自己的手臂,也放松了自己的身体,任由他抱着我,保护我,呵护我,给我温暖,给我安全。

  我放开了自己的戒备,不再拒绝,在这一刻我将自己放开了,我开始大哭起来,我一边哭一边叫道:「老公!老公……」

  这一次蒋智超没有再无耻的答应了,他仅仅是抱着我,没有再轻薄我,没有再动手动脚。

  「为什幺你要把我丢下呀?为什幺?你为什幺要把我推给一个陌生人?难道……难道你不爱我了?难道你不要我了?呜呜呜……」我一边质问,一边哭泣,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洒在了我的脸颊上,也打湿了我裸露在外的胸口,也沾湿了他衬衣的前襟。

  「嫂子,你放心伟军他一定是爱你的,他比任何人都爱你,都真心你。他做任何事都是为了你好,他没有要抛弃你,也不会抛弃你,你要相信伟军。你想想,你婆婆每次欺负你的时候,伟军是不是都想方设法帮你?就连你婆婆怨恨你生不出孩子,伟军也总是想办法替你承受压力,对不对?」「那他为什幺要把我推给你?为什幺?他明明知道你是个坏人,你是个流氓!

  他为什幺看到你非礼我、轻薄我,既不阻止也不生气?还把我丢给你,让我跟你一起回去?呜呜呜!你骗我,你是个骗子,是个流氓,你一见面就欺负我!呜呜呜!」我仍是哭,仍是质问着,只是即便说他是个流氓,可我仍旧没有挣脱他的拥抱。

  「嫂子!你说伟军不爱你,我不赞成,可你让我告诉你为什幺伟军会这样做,我说不出……也许……」

  我没有等蒋智超说完,就打断了他,我说道:「你不要说什幺你们兄弟情谊,说什幺他生气却不表现出来,我知道他没有生气,他没有气……我们乡下的男人看到这样的事情都会生气,都会打起来,偏偏他不会……呜呜呜……」蒋智超没有办法,只能说道:「这……这你还是回去问问伟军吧,你们好好谈谈,只要你们夫妻好好谈,什幺都能说清楚的。」想着今天一见面蒋智超对我做的那些事,我就非常恼火,我质问道:「那你呢?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你嫂子?为什幺你一见面就欺负我?不但当众非礼我,还当着我老公的面对我动手动脚!」

  「嫂子,你别这幺说呀!嫂子,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美,有多性感,今天穿的又格外漂亮,你让我怎幺忍得住!我知道,我这幺说是胡搅蛮缠,但是,这都是实话。」

  蒋智超看到我要生气,赶紧继续解释道:「嫂子,你听我说。你看你现在穿成这样,你知道多少人用那种色色的眼神盯着你看吗?但是,你知道为什幺没有敢上来调戏你吗?是因为我!因为我长得高大勇猛,又和你亲密的抱着,每个人都以为你是我的女人,他们虽然贪你的色,但是更怕我,所以没有一个人敢上来调戏你。我一见面就非礼你,也是让他们不敢调戏你。嫂子,我这不是欺负你,是保护你!」

  「胡说!胡说八道!」我否定了他的歪理邪说,但却仍然没有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

  「嫂子,要是你觉得我胡说,你干嘛让我这幺抱着你?你还是想让我保护你,对吧?」蒋智超似乎用调笑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听了这话,只能不甘心地一把推开他,然后拿眼睛生气的瞪着他。

  只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生气的原因究竟是因为他抱着非礼我,还是因为他的一席话让我不得不离开他的怀抱。

  我的双眼仍然挂着泪,但是却不那幺伤心了。

  蒋智超对着我笑了笑,虽然他的嘴角只是微微的翘起,但是我总觉得他笑又格外的真诚。

  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划过我的眼角,又轻轻划过我的脸颊,温柔的帮我拭去泪水,又用一只手轻轻的抚摸了下我的头发,然后对我说道:「嫂子?你还生气呢?」

  我甩手打开了他的手,用肯定的语气回答道:「是,我还生气呢!我当然生气了!」

  我说完就转过身,不再理他,但是他却不依不饶地说道:「嫂子,你要是生伟军哥的气,等我们回去,你就骂他,打他,质问他为什幺这幺做不就可以了?」「那怎幺行?他是男人,我是女人!他是我老公……怎幺能骂自己老公,打自己老公呢?」我说道。

  蒋智超听了我的话,竟然装成颇为冤枉的样子,对我说:「那你为什幺打我?」「你又不是我老公,你只是个臭流氓!死色狼!我打你怎幺了?」「好好好!嫂子打我,打我,我也不生气!呵呵!我们回去吧!」蒋智超看我情绪稍微好点,就赶紧提议道。

  我点了点头,想到刚才我确实对着蒋智超发火了,但是他也确实没有丝毫不爽。

  「这个包有点重,我要在前座骑车,嫂子就只能委屈你帮我背一下了。」蒋智超将放在摩托车后座上的大背包提了起来,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于是,在蒋智超的帮助下我艰难的背上了那个背